欢迎访问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
首页 曝光台 离岸社团、“山寨”社团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 : 首页 > 警示曝光台 > 通知公告
  • 发布时间: 2018-03-29

     

    “容易筹”善款难提现 百余患者追讨“救命钱”

    项目负责人疑卷款跑路,广州警方以诈骗案立案侦查,调查筹款资金流向

     

    近日,南都记者接到全国多地读者报料,称在使用名为“容易筹”的大病救助互联网慈善募捐平台时,筹得的善款迟迟未能到账。记者调查发现,“容易筹”运营公司为广州聚华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线才两个月,就停止发起筹款和捐款功能,百余患者追讨“救命钱”。公司前员工称项目负责人卷款跑路,拖欠员工工资和报销款共计60多万元。目前,广州警方已经以诈骗案件立案侦查,正在进一步调查筹款资金流向。

    筹款无法提现“这都是救命的钱”

    家在呼和浩特的胡女士告诉记者,去年其丈夫查出患有肺癌,在治疗过程中,她加入了一个名为“大病救助政策”的Q Q群。今年2月,群内一名志愿者发送了一条链接,称使用“容易筹”公益筹款平台,不仅可以在线筹款,还能额外获得由“容易筹”提供的2000元补贴。

    胡女士称,由于可以在广州商事主体信息公示平台查询到运营“容易筹”公司的注册信息,急着筹钱的她和群内另外多名患者家属没有多想,点进链接后,跳转进“容易筹”微信公号,点击下方“我要筹款”的入口,即可注册使用筹款平台。发布消息的志愿者为这些患者家属独立新建了微信群,“差不多有40个人都参与这个筹款了”。

    2月3日,胡女士在“容易筹”平台填写提交丈夫个人资料和病情证明后,生成了筹款链接,转发到朋友圈募集善款,“捐款的都是亲友、同事、同学之类”。由于平台规定筹款期限不能超过一个月,2月28日,筹款金额达到56879.2元,胡女士在平台发起提现,“提现前先和客服联系,绑定一个银行卡,客服说能提到卡里”。然而,此后筹款却一直未能到账。

    四川的金先生和胡女士有类似的遭遇。金先生称,其母亲患有子宫癌,长期住院治疗,家里条件困难。去年12月,一名同村的志愿者告诉他可以在“容易筹”上发起筹款,“他就让弄上去了,好多都是亲戚捐的”。今年1月底,筹款金额达到9580元,金先生发起提现,一直没到账。

    南都记者从“容易筹”微信公号上发现,该公司在3月11日曾发布公告称,“因容易筹服务器升级,将暂停发起筹款和捐款功能。所有补贴和筹款款项将于3月16日之前核算完毕,到达筹款人手里”。

    直到3月16日,金先生发现筹款还未到账,联系该公司客服也没有回应,“我们着急了,这都是救命的钱”。

    金先生表示,全国有不少人在“容易筹”筹款无法提现,他们相互联络,成立了“容易筹筹款未到”群,群内现有160人,“有10个左右志愿者,其他是筹钱的,群里统计有100多万元没有退”。

    公司人去楼空 负责人疑似卷款跑路

    南都记者在“容易筹”筹款界面发现,平台发布通知称“系统升级结算,近几天暂停众筹业务”。而捐款信息则显示,“容易筹”已帮助3015人获得1157550次爱心捐助。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运营“容易筹”的公司为广州聚华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于去年12月15日注册,办公地址在天河区某写字楼内。

    3月26日中午,南都记者来到广州聚华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现其所在的两间办公室都已上锁。前台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该公司在此经营时间不长,已于一周前搬走。

    南都记者联系上该公司一名离职的管理人员周杨(化名),他告诉记者,“容易筹”未能提现筹款,实因项目负责人李某伟失联多日,疑似卷钱跑路,公司已向警方报案。

    周杨回忆,今年3月10日,到了每月公司给员工结工资的日子,工资却迟迟未能发放,周杨当日多次联系李某伟,却发现一直打不通电话。周杨称,公司原本聘有一名出纳,负责日常通过企业支付宝给患者和员工打款。春节后,出纳因病辞职,企业支付宝打款的U盾放在了李某伟那里,“这边感觉不对,立马去报警了”。

    周杨表示,目前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和报销款共计60多万元,“不下10个人要申请劳动仲裁”,目前,他们正在等待劳动仲裁开庭。

    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警方已经以诈骗案件立案侦查,正在进一步调查筹款资金流向。

    律师说法

    患者和家属应选在民政部审核备案的筹款平台

    随着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盛行,近年来,一拨众筹平台快速兴起,债权众筹、股权众筹、回报众筹、捐赠众筹四大类众筹模式相继上线。“容易筹”即是打着“大病救助”旗号的互联网慈善募捐平台。

    广州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平表示,民政部根据慈善法的相关授权规定,2016年公开遴选了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需要帮助的患者和家属可以选择在国务院民政部门备案或者指定的慈善信息平台发布筹款信息。根据《慈善法》规定,筹款募集的财产应当根据章程和捐赠协议的规定全部用于慈善目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私分、挪用、截留或者侵占慈善财产。因此,负责“容易筹”推广的志愿者所拿到的佣金补贴,若是出于募集所得部分,则不应获得。

    针对患者和家属希望尽快提现筹款的要求,朱永平建议其应当注意保留和收集利用“容易筹”筹款的相关证据,可以对该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在获得胜诉判决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朱永平还表示,目前,我国在“互联网+慈善”领域的立法尚处于初级阶段,在审核认定平台资质和平台监管上还有很大的立法空间,国家应当制定《慈善法》的相关实施细则,尤其在网络慈善方面,要进一步细化平台资质审核程序、明确平台监管制度,并加大对不合格平台的处罚力度。

    记者调查

    “容易筹”是如何运作的?

    招募志愿者拉人头可获推广补贴

    南都记者联系了“容易筹筹款未到”群内一名山东志愿者刘先生。他告诉记者,去年2月,“容易筹”一罗姓工作人员在全国志愿者微信群里发布志愿者招募消息,称“容易筹”拿出千万元资金帮助大病患者,志愿者加入“容易筹”推广工作,可帮筹款患者拿到2000元补贴。“有补贴,公司也没查出问题,才有志愿者干这个”,刘先生说,罗某也在其他志愿者、医院和专业推广群里发布招募消息,他通过罗某加入了“容易筹”项目,其中共有60多名志愿者。

    刘先生介绍,志愿者主要负责推广工作,分为线上线下两种推广方式:线上进入Q Q群发布消息,拉人使用“容易筹”平台;线下到当地医院宣传,或召开新闻发布会吸引合作伙伴和用户。志愿者在拉到患者后,为方便沟通和统计筹款金额,通常会自己成立一个群,“我在山东这边,有人需要我就把平台推荐给他,我的患者群里有38个人”。

    尽管“容易筹”承诺为患者提供2000元补贴,但需满足一定条件才能申领补贴。刘先生称,患者或家属如需补贴,则发布筹款天数须在15日以上,发布筹款链接被转发次数在30次以上,患者可拿1000元补贴;筹款链接转发次数大于30次,筹款金额达到3000元,筹款事项获10人以上认证,患者才可拿到2000元补贴。

    患者拿到补贴的同时,志愿者也可拿到相应的推广补贴。刘先生称,“容易筹”志愿者分为两类,一类意在帮助大病患者,自愿加入推广;另一类则签有合同,若患者可拿2000元补贴,则与患者对接的志愿者可拿到760元补贴,“大部分是签合同的”。

    与慈善组织合作 推广“容易筹”

    除了瞄准志愿者,邀其加入宣传推广,“容易筹”也快速与慈善组织建立了联系。山西慈善基金会副会长李先生告诉记者,今年2月,在一推广联盟群内,“容易筹”工作人员找到了他,提出建立合作,由“容易筹”拿出补贴帮助大病患者。“在网上查他们营业执照是真的,也给我们提供了跟上海一家公司签订的资金保管合作协议”,李先生说,未查询到对方资质可疑,最终由“容易筹”公司派人到山西签订了合作协议。

    李先生称,山西慈善基金会在山西省内有100多个志愿者站点,每个站点有10到20名志愿者,所有站点的志愿者都加入了“容易筹”的推广。李先生坦承,“志愿者可以拿到补贴”。

    南都记者从“容易筹”官方微信中发现,“容易筹”于今年1月10日上线,不到两个月内与多家药店、慈善组织建立了合作。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