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社会组织网
当前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文集

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综合评价研究

王玲玲等

    摘  要:本研究综合运用文献调查法、专家访谈法梳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承担的功能及贡献模式。运用基于小数据、贫信息的灰色关联分析方法对我国社会组织同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的内在联系展开分析。以此为参考,修订投入产出表、构建模型,采用投入产出分析技术对其直接经济效益、间接经济效益、就业效益、产业发展带动等指标进行定量测算、分析与评价。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总结发达国家社会组织的成功发展经验,结合相关量化测结果,围绕进一步提高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这一目标,从政府、社会组织、社会这三个层面提出对策建议,为相关职能部门制定政策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灰色关联度;投入产出

第一章  绪论

一、研究背景

进入21世纪以来,公众参与社会组织及其集体行动的热情逐渐点燃。民政部公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0.6万个,比上年增长10.8%,吸纳社会各类人员就业682.3万人,比上年增加7.2%。若将实质是社会组织的草根组织同样计算在内,我国社会组织的数量和规模将更加庞大,社会组织己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对我国社会组织系统研究的兴起还是近十年的事情。由于研究的时间尚短,就社会组织发展对经济与社会贡献力的评价研究来看,可搜集到的文献较少,且现有国内文献较多停留在定性描述或简要的描述性统计分析,构建模型进行更为深入的量化分析的较少,尽管西方发达国家相关研究成果较多,但此方面紧密联系中国社会组织发展实情的文献相当缺乏,基于此,本课题拟从量化分析的角度对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测度与评价。

二、研究思路与框架

本课题首先从组织功能界定的角度梳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贡献的模式,在此基础上,紧密结合灰色关联分析,剖析我国社会组织同国民经济其他产业部门之间的内在联系,以此为重要依据,对所搜集到的2007、2010、2012年度的投入产出表进行修订,构建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评价模型,量化测度其直接贡献和间接贡献,在此基础上结合美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发展的成功经验,提出进一步提升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的相关对策建议。课题研究整体框架如下图所示(图1-1):

 

 

三、研究意义

对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展开综合评价研究,主要意义在于以下三方面:

一是从量化的角度直观展现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可向公众清晰展示社会组织工作已取得的成就,为进一步增强社会组织的社会认同感、促进其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二是依据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量化测算的具体结果,参照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制定促使我国社会组织进一步提升社会经济效益的对策,相关结论可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制定政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依据。

三是应用投入产出理论量化测度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以社会组织与国民经济各部门的内在经济联系为依据进行投入产出表的修订,所做研究在投入产出模型的构建和应用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创新,可以为这些研究领域的研究者提供新的启示。

第二章 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贡献模式梳理研究

受政治体制与文化传统等方面的影响, 不同国家对社会组织的定位、称呼都有所不同,常见称谓有志愿者组织、非营利组织、慈善组织、非政府组织、独立部门等。本研究中将称谓统一为“社会组织”,主要是指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等,以非营利性为特征,以公益性或互益性为活动方式,相对独立于党政体系、企业之外的组织。社会组织在现代社会中具有重要地位,厘清其对经济与社会发展承担的功能,有助于进一步明晰其产生贡献的途径。

一、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承担功能界定

文献梳理显示,已有较多学者对我国社会组织的功能展开研究。

一些文献对特定的组织功能加以分析,如姚宜从政府失灵理论、市场失灵理论和非营利失灵理论出发,梳理了社会组织提供公共服务这一功能的优越性及局限性。指出社会组织作为政府的补充和互补,将逐渐成为提供社会公共服务的重要力量。卫欢认为公民社会组织的强大政治功能主要体现在弥补政府失灵的不足、分担政府社会管理责任,保障公民政治权利、推进政策决策民主化发展,促进政府职能转变、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周学锋等提出我国社会组织不仅是直接吸纳就业的“蓄水池”,还是提供公共就业服务的“催化剂”和促进均衡就业的“平衡器”,等等。

亦有较多文献结合不同的组织类型展开分析。如施庆以南通市崇川区为例,具体例证了城市社区社会组织在降低政府对社区的管理成本、优化社区资源配置、提升社区公共产品质量、为社区居民社区参与提供平台等方面的功能。陈宇等从社会资本的角度指出枢纽型社会组织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促进社会共同体的形成、增强社会的主体性和提供有效的社会支持等。

还有部分文献从综合角度加以探讨。如学者王名将社会组织的基本功能总结为五点:动员和整合各种社会资源;提供各种社会服务及一定的公共服务;建构和增值社会资本;推进公民参与社会治理;表达公民诉求、维护公民权益并进行政策倡导。学者王培智总结出我国社会组织的六大功能:提供社会服务、促进社会公正;反映群众诉求、化解社会矛盾;规范社会行为、调适社会心态;协调社会关系、发展民主政治;缓解就业压力、参与经济发展;繁荣文化事业、拓展对外交流,等等。

结合本研究所采用的社会组织概念范畴,课题组界定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承担的主要功能为公众与政府之间的沟通桥梁、企业与行业之间的联系纽带、政府职能转移的重要承接主体以及推进政府民主治理的社会力量。

二、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主要贡献模式分析

在组织功能界定的基础上,课题组梳理得出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主要贡献模式如下。

(一)提供社会服务,满足多元化的社会需求

在我国,个人、企业、政府这三大类行为主体或多或少均接受过社会组织所提供的服务。可以说某一社会组织提供社会服务的能力,直接关系到其未来的生存与发展。

社会组织为个人提供服务的方式多样。如多年来,各种慈善组织为数千万计的困难群众提供了不同形式的救助和帮扶,中国青少年基金会从1989年开始实施希望工程,25年来,全国希望工程累计资助学生518.8528万名,援建希望小学18642所,援建希望工程图书室21841套等。又如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全国消协组织(不含港澳台地区)全年共受理消费者投诉61.9415万件,解决54.3970万件,投诉解决率87.82%,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约9.2亿元,等等。我国社会组织已成为推进社会财富的再分配、维护个体合法权益的重要力量。

社会组织为企业提供服务,以行业协会的表现最为突出。协会通过招商引资、发布行业信息、开展专业技术培训、帮助应对贸易纠纷等多种形式为行业内的企业提供服务。截至2013年底,我国行业协会商会近7万个,其中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约800余个,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每年仅举办大型展览会、博览会和交易会就超400个,进入国际排名前三的有90多个,目前我国的行业协会已成为行业内企业蓬勃发展不容忽视的助推力。

当前我国各级政府所接受的社会组织服务范围已扩大到医疗卫生、教育、计划生育、就业培训和社区服务等诸多领域。这些服务主要通过各类社会组织接受政府委托或参与政府采购而获取。2014年12月我国财政部网站发布的《关于支持和规范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通知》中提出在购买民生保障、社会治理、行业管理等公共服务项目时,同等条件下优先向社会组织购买,这也意味着,未来我国社会组织向政府部门提供社会服务的形式将更为丰富。

(二)动员社会资源,增强公民的社会责任感

     动员人力、物力、财力等各类社会资源、增加公民的社会责任感是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又一重要模式。

当前,包括慈善组织、基金会在内的我国社会组织已经成为募集和吸纳慈善捐赠的重要力量。根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2014》、《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中的数据,2006-2014年度,我国各类社会组织吸纳的社会捐赠款总额达到3069.4亿元,分年度占社会捐赠款总额的比重也由2006年度的48.26%,升至2014年度的86.85%,如图2-1所示。

 

而这些社会组织在举办各种慈善公益活动,筹集善款和吸纳社会捐赠的同时,也发动了社会不同行业的志愿者参与到各种慈善公益活动或互助共益活动中来。2013度中国志愿服务国际交流大会的会议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我国已建立超过43万个志愿者组织、19万个志愿者服务站,常年开展活动的志愿者超过5000万人,志愿服务已经从以青年志愿者为主体发展为全社会共同参与的行动。志愿者们所从事的各类公益、慈善性活动,进一步论证了志愿者的精神是一种自愿奉献社会的崇高道德境界,这些活动本身以及参与活动的人所表现出的高尚精神在对社会全体公民起到示范作用的同时,促人反思自身的社会责任,最终将带动更多的公民为社会奉献。在培育与增强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方面,社会组织发挥的作用亦不容忽视。

(三)搭建交流平台,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近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向深水区迈进,社会矛盾与冲突日益错综复杂,社会组织在搭建交流平台、缓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发展方面的贡献也日渐突出。

一方面,社会组织是政府和公众之间良性沟通的重要纽带。社会组织根植于公众,熟知其所属成员的利益需求。在维护公众合法权益方面,社会组织能够以组织化、制度化的表达方式向政府部门反映公众的意愿,帮助相关职能部门更好地倾听公众的声音,同时,社会组织亦能通过相对大众化、通俗化的表达方式宣传国家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帮助公众正确理解自身的权利和义务,学会合理表达自身的诉求。在加深政府及公众之间的相互理解方面,社会组织自身的平台效应不断凸显。

另一方面,社会组织也为广大公众增进交流提供了平台。可以说,社会组织之所以存在是由一些具备相近理念的成员共同努力的结果,而社会组织存在的本身又为这些组织成员之间加深了解提供可能。加之社会组织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必然会与外界发生种种联系,无论是主动联系还是被动联系,均给组织成员以及外界公众创造了沟通及交流的机会。尤其是社会组织举办的一些公益类的活动,对于挖掘人性中“善”的一面,敦促大家相互理解意义重大。如近年来在多地开展的社区邻里节活动大大增进了社区居民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团结互助,这些活动成功开展的背后少不了社区社会组织的贡献。又如民俗活动的举办,在丰富公众业余生活的同时也帮助大家了解传统文化。再如爱心义卖活动的举办,可以显著增强公众的互助意识等。凡此种种,均有助于减少社会戾气,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四)开展社会监督,推进政府民主决策

在提供公共服务、动员社会资源、搭建交流平台的过程中社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并具备了联系各种社会力量对政府行为开展社会监督的能力。无数历史经验证明,权利一旦缺乏监督,必然导致滥用和腐败,党的十八大报告中强调指出“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因而社会组织对政府行为开展社会监督的举措,能够分担政府自身监督腐败的成本,在防止国家权利滥用的同时,辅助规范政府行为,最终推进政府的民主治理。

在我国,社会组织一般并不谋求政府的权利,但其关注相关立法及公共政策实施结果的公益性与普惠性,通过开展社会监督,及时进行信息反馈,社会组织积极影响公共政策的实施过程与效果,乃至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如中国环保NGO组织开通环境污染投诉网,这一网站试运营期间共注册会员767人,收到投诉1093件,审核通过686件,截至2014年底,该会对其中85起案件提供了法律咨询服务,对25起较为典型的环境案件进行了监督调研。通过向污染企业发送律师函、向地方政府部门发送转办单、建议函等形式促进地方政府部门依法行政,推动污染问题得以有效解决,种种举措对于新《环境保护法》有效落实意义深远。又如民间网络组织“宝贝回家”与公安部门建立合作关系,所提“建立打击拐卖儿童DNA数据库”的建议得到公安部的采纳,直接推动了“打拐”专项行动的部署和开展,等等。

上述例证表明,社会组织通过开展社会监督,积极介入和参与公共生活,在保障公民政治权利的同时,促使政府建立和完善各种保障民主决策的机制,最终能够对推进政府决策民主化做出贡献。

 

第三章  社会组织发展的产业关联分析与社会经济效益评价模型构建研究

 

考虑到围绕社会组织发展的相关数据详细统计起步较晚,现有公开数据资料在反映社会组织信息方面有所不足,因此常规衡量部门间内在经济联系的量化分析方法诸如相关分析及回归分析等无法有效采用,针对这种“贫信息”的数据资料现状,本部分将借助灰色关联分析法对社会组织与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内在经济联系展开研究,并结合研究结果,构建投入产出核算模型,为后续量化测度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做准备。

一、社会组织与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内在经济联系研究

(一)灰色关联分析方法简介

灰色关联分析是灰色系统理论的一种分析方法,其基本思想是根据曲线间相似程度来判断因素间的关联程度,一般地说,曲线的几何形状越接近,变化趋势也就越接近,相互之间的关联度就越大,它对样本量的大小没有特殊要求,分析时也不需要典型的分布规律,且计算量小,不会出现量化结果与定性分析结果不符的情况,因而具有广泛的实用性。本章节运用灰色关联分析的具体步骤是:先确定比较序列和参考序列,并对原始数据作无量纲化处理,获得初值像;进而计算灰色绝对关联度、灰色相对关联度和灰色综合关联度;最终根据所得数据结果展开分析。

从计算方法来看,灰色综合关联度可看作灰色绝对关联度和灰色相对关联度的一种加权平均;从经济意义上来说,它能够较为全面地表征序列之间的联系。因此,本部分拟以灰色综合关联度的计算结果为主要依据,对社会组织与国民经济众多产业部门的内在经济联系展开分析,相关方法的具体计算公式详见附录1。

(二)社会组织与三次产业的灰色关联分析

选择2006-2014年度我国社会组织与三次产业的增加值为原始数据,根据附录1中给出的灰色关联度的计算方法,借助灰色系统软件GM3.0,以三次产业的增加值为参考序列,社会组织的增加值为比较序列(各产业原始数据见附录2中的附表2-1),令,可得社会组织与第一、第二、第三产业之间的灰色关联度,结果见表3-1。

表3-1   我国社会组织与三次产业的灰色关联度

产业部门/灰色关联度

绝对关联度

相对关联度

综合关联度

排序

第一产业

0.5102

0.6214

0.5658

3

第二产业

0.5022

0.6327

0.5674

2

第三产业

0.502

0.6686

0.5853

1

计算结果显示我国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的综合关联度最高,其次是第二产业,与第一产业的综合关联度相对最低,所得结论具备一定的合理性。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社会组织本身属于第三产业,根据上一章的分析结论,我国社会组织主要通过提供社会服务与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产生关联。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0.6万个,不同类别分布情况如下:教育领域类约占28.88%,公益慈善等社会服务领域类约占15.00%,农业及农村发展类约占9.93%,文化类约占7.30%,工商服务类约占6.60%,卫生类约占5.52%,体育类约占5.40%,科技研究与科技服务类的约占5.28%,职业及从业组织类约占3.28%,生态环境类约占1.21%,宗教类约占0.82%,法律类约占0.54%,国际及其他涉外组织类约占0.09%,其他约占10.14%,这一分布情况显示向第三产业下属部门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数量大大超过向第一、第二产业部门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数量,这一结果进一步证明了社会组织同第三产业之间的联系相对更为紧密,因此,下文将对第三产业进行细分,进一步考察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各细分行业的发展关联性。

(三)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细分行业的关联分析

考虑到现有的统计年鉴中,有部分第三产业细分行业的最新数据为2012年度的数据,为满足同行业内部计算结果后续的可比性,本部分在测算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细分行业间的关联关系时,以2006-2012年相应增加值为原始数据,具体数值见附表2-1。以第三产业各细分行业的增加值为参考序列,社会组织的增加值为比较序列,令,可得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各细分行业之间的灰色关联度,对综合关联度计算结果进一步排序,具体见表3-2。

表3-2   我国社会组织与第三产业细分行业之间的灰色关联度

产业部门/灰色关联度

绝对关联度

相对关联度

综合关联度

排序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0.5291

0.5906

0.5599

14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0.5644

0.5882

0.5763

12

批发和零售业

0.5113

0.6599

0.5856

9

住宿和餐饮业

0.5653

0.6008

0.5831

10

金融业

0.5166

0.7172

0.6169

3

房地产业

0.5185

0.6560

0.5873

8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0.5551

0.6443

0.5997

5

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 地质勘查业

0.5712

0.6563

0.6138

4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0.7754

0.6183

0.6969

1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0.5851

0.6042

0.5947

7

教育

0.5380

0.6256

0.5818

11

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0.5750

0.6230

0.5990

6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0.6822

0.6235

0.6529

2

公共管理

0.5301

0.6176

0.5739

13

表中数据显示,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综合关联度排名前三的依次为“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及“金融业”,其中,“金融业”排第3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同社会组织的相对关联度排序第一,两者在发展速度方面相似度较高,均属于近年来发展较快的行业。排名位于中上的剩余4个行业依次为“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以及“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这一结果也与前文的分析基本相符,我国社会组织发展对这些服务业的发展具有相对较高的影响作用。排名后三位的依次为“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公共管理”和“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此外,我国社会组织发展对“教育”产业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大,“教育”同社会组织的综合关联度为0.5818,排名11,这有可能是因为虽然我国社会组织中教育类的数量相对较多,但同我国整个教育体系相比,这类社会组织的力量仍相对薄弱的缘故。

二、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评价投入产出模型构建研究

投入产出分析技术在中国被广泛应用于贸易、能源、环境、人口等众多领域,在学术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这一分析技术是通过编制投入产出表来实现的,本研究也将结合前文分析,选择与修订投入产出表,以实现后续运用投入产出模型对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量化测算的目的。

(一)投入产出表的选择

投入产出表的选择方面,由于2000年之前的《中国投入产出表》中部门分类相对粗糙,根据已有资料很难拆分出“社会组织”部门的相关流量数据,而 2002及2005年度的《中国投入产出表》中尽管已有“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这一类别,但数据显示其在中间使用流量矩阵中,各项数据均为0,与实际情况存在明显偏差,无法据此展开有效分析,遵循科学性、可比性及数据的可获得性等原则,本部分最终选择2007、2010、2012这三张投入产出表(详见附件1)为基本数据来源,以相关年度《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民政统计年鉴》所提供的数据为补充,展开后续研究。其中2007及2010年度的《中国投入产出表》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为标准,2012年度的《中国投入产出表》因尚未正式发布,课题组向相关职能部门调研获取。

(二)投入产出表的调整

投入产出分析过程中,选用42部门投入产出表尽管可以相对详尽的体现不同部门对经济发展的作用,但也将使分析的难度增加,不便于更好地发现规律,因此为减少数据分析的冗繁程度、突出重点,本部分结合研究的具体需要,将原始投入产出表上的部门进行相应的分解与合并。考虑到文献梳理的结果表明我国社会组织部门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其功能直观表现为向社会各主体提供服务,灰色关联度的计算结果亦显示我国社会组织部门同第三产业之间的联系相对更为密切,基于此,对原始投入产出表的主要调整工作如下:

对42部门表进行产业部门合并,产品部门代码为 01的“农林牧渔业”保持不变,但在称谓上为前后统一,将其更名为“第一产业”;从产品部门代码为 02 的“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开始到产品部门代码为 26 的“建筑业”总共25个产业部门合并为“第二产业”;从产品部门代码为 27 的“交通运输及仓储业”开始到产品部门代码为42的“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这些隶属于第三产业的16个产业部门的保持不变。合并过后,原42部门表变为18部门表。

将18部门表中的“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部门进一步拆分为“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这两个部门,以相应年度“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部门增加值中“社会组织”的部门占比作为拆分相关数据的基本依据。根据2007至2013年度《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的数据,可得出2007、2010、2012年度“社会组织”部门增加值占比分别为2.84%、3.28%、2.61%,据此拆分,最终得到19部门表。

调研所获取的2012年度《中国投入产出表》包括139部门,尚未整理合并为常规的42部门表,对此,参考新版的投入产出表部门分类及代码,课题组首先将其调整为42部门表,继而采用上述步骤,最终调整为研究所需的19部门表。

调整后的投入产出表见附件2。

第四章  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量化测算与评价

本章结合调整后的投入产出表,运用投入产出分析技术对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量化测算与评价。

一、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贡献架构

国际上在评价某一行业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贡献时,常采用“增加值”和“就业机会”等指标。同“总产值”相比,“增加值”避免了重复计算的弊端,能更为直接、确切地反映一个部门创造的经济效益,而劳动就业同样也是衡量一个行业对社会贡献的重要指标。本研究也借鉴此种做法,将相对而言易于量化及比较的“增加值”和“就业机会”应用于社会组织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的计量。

结合投入产出分析的相关理论,本部分将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贡献划分为两大类:直接贡献和间接贡献。

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直接贡献是指由社会组织自身的活动所直接创造的贡献。本章中对社会组织直接创造的经济效益大小以“社会组织部门增加值占国民经济总增加值(GDP)的百分比”来衡量,比重越大,社会组织部门的直接经济贡献份额也越大。而社会组织直接带来的社会效益主要通过直接就业人数、产业带动能力这两方面去衡量。

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间接贡献可进一步细分为关联效益和引致效益。社会组织的正常运营,既要消耗其他部门的产品,同时其他部门生产也要消耗它的产品,因而形成部门与部门间的相互消耗关系,由此产生的效益即为关联效益。按社会组织相对于其他产业部门在产业链中的位置,又可具体为后向拉动效益和前向推动效益。此外,社会组织的发展首先会引起与其直接关联产业的发展,这些产业的发展又会按照不同产业关联方式引起相关产业的发展,这种关联影响过程依次传递,但影响程度逐渐衰减,由此产生的效益即为引致效益。

二、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测算步骤

在前文分析的基础上,本部分设计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量化测算的主要步骤如图4-1所示。测算过程中所采用的主要计算公式详见附录1。

 

三、我国社会组织经济效益测算与分析

(一)直接经济效益

根据历年《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年鉴》、民政部官方网站发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及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发布的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等资料,进行整理、计算,相关结果见表4-1。

表4-1 2006-2014年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的直接经济贡献表

年份/指标

社会组织增加值(亿元)

GDP(亿元)

社会组织贡献(%)

2006

112.2

216314.4

0.0519

2007

307.6

265810.3

0.1157

2008

372.4

314045.4

0.1186

2009

493.1

340902.8

0.1446

2010

531.2

401512.8

0.1323

2011

660.0

473104.0

0.1395

2012

525.6

519470.1

0.1012

2013

571.1

568845.2

0.1004

2014

638.6

636463.0

0.1003

由表4-1可以看出,我国社会组织的直接经济贡献份额相对较小,近3年来,基本稳定在0.1%,但社会组织增加值总量整体上呈现逐年上升态势。“十一五”以来,我国社会组织累计为国民经济发展直接贡献了4211.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社会组织增加值总量在2012年度降幅明显,同比降低约20.36%,这一现象极有可能与2011年下半年以公益慈善组织为代表的我国社会组织公信力遭受沉重打击有关,随着我国社会组织公信力的逐步重建,2013年度,我国社会组织的增加值较之2012年度又有所回升,2014年度又在2013年度的基础上增长11.8%。

(二)间接经济效益

由前文分析可知,社会组织的间接经济效益包括后向拉动效益、前向推动效益以及引致效益,本部分采用消费乘数来测算引致效益,因此又称“引致效益”为“消费引致效益”。依据调整后的2007、2010、2012年度19部门中国投入产出表,计算得出社会组织部门对国民经济不同产业部门的完全消耗系数及完全分配系数(计算结果见附表2-2),由此可得2007、2010、2012年度中国社会组织部门的后向拉动乘数分别为1.3772、1.0998、1.1741,前向推动乘数分别为0.0262、0.0282、0.0942,消费乘数分别为0.4952、0.4873、0.5062,结合表4-1中历年社会组织增加值的数据,可以对我国社会组织的后向拉动效益、前向推动效益和消费引致效益进行测算,按经验做法,选用2007年度的各类乘数近似估算2006年度的各项效益、2012年度的各类乘数近似估算2013、2014年度的各项效益,选用2007及2010年度各类乘数的平均值近似估算2008及2009年度的各项效益,选用2010、2012年度的各类乘数的平均值近似估算2011年度的各项效益,估算结果如表4-2所示。

表4-2  2006-2014年我国社会组织间接经济贡献表    单位:亿元

年份/指标

后向拉动效益

前向推动效益

消费引致效益

合计

2006

154.5188 

2.9419 

264.5270 

421.9878 

2007

423.6184 

8.0654 

725.2096 

1156.8933 

2008

461.2124 

10.1289 

814.6629 

1286.0042 

2009

610.6977 

13.4119 

1078.7064 

1702.8160 

2010

584.2139 

14.9681 

1074.2567 

1673.4387 

2011

750.3829 

40.3799 

1431.8903 

2222.6530 

2012

617.1003 

49.5038 

1222.0539 

1888.6580 

2013

670.5212 

53.7893 

1327.8443 

2052.1548 

2014

749.7721

60.1468

1484.7862

2294.7051 

由表4-2可知,“十一五”以来,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总体呈现持续增强态势,后向拉动效益、前向推动效益以及消费引致效益除2012年度有所下降外,其余历年均呈现上升趋势。从总量上看,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的间接经济贡献从2006年度的421.9878 亿元,上升至2014年度的2294.7051亿元,累计总额达到14699.3110亿元。

四、我国社会组织就业效益测算与分析

我国社会组织发展对于社会就业的影响同样可以从直接和间接两方面去衡量,本研究将其直接影响视为社会组织内部经济活动所直接导致的就业机会的增加,而间接影响则主要指社会组织的经济活动所导致的其他产业部门就业机会的增加。根据附录1中直接就业系数、综合就业系数的计算公式,参照前文我国社会组织间接经济效益估算过程中2006等年度乘数的近似估算方法,进一步结合2006-2014年度我国社会组织的增加值,可计算得出我国社会组织历年就业效益如下表所示。

 表4-3  2006-2014年度我国社会组织的就业贡献表

年份/指标

直接就业效益

(万人)

直接就业系数

(人/万元)

综合就业系数

(人/万元)

间接就业效益

(万人)

2006

425.2

3.7897

9.0087

1010.77

2007

456.9

1.4854

3.5310

1086.13

2008

475.8

1.2777

2.8600

1065.07

2009

544.7

1.1046

2.4727

1219.30

2010

618.2

1.1638

2.4437

1298.10

2011

599.3

0.9080

1.9404

1280.67

2012

613.3

1.1669

2.5368

1333.37

2013

636.6

1.1147

2.4234

1384.02

2014

682.3

1.0684

2.3229

1483.38

从表4-3中可以看出直接就业系数和综合就业系数整体上都呈现出下降趋势,这主要是由于随着经济的发展,无论是社会组织部门还是其它产业部门,信息化水平都在不断提高,各部门中冗员的数量不断减少,降低了单位产出劳动的使用量。但从直接吸纳的就业人数和间接提供的就业岗位来看,我国社会组织的就业效益还是比较大的。表中数据显示,“十一五”以来,我国社会组织累计新增直接就业机会257.1万个,累计新增间接就业机会472.61万个。

五、我国社会组织产业发展带动效益测算与分析

(一)社会组织自身的影响力与感应度系数

依据调整后的2007、2010、2012年度中国投入产出表,可以计算得出国民经济不同产业部门的影响力系数与感应度系数(计算结果见附表2-3),数据显示这三个年度我国社会组织的影响力系数分别为0.8901、0.7022、0.7767,感应度系数分别为0.0166、0.0175、0.0624,影响力及感应度系数均小于社会平均值1,属于弱辐射力弱制约性的部门,这一数据结果有可能与我国社会组织提供市场化的生产性服务产品较少有关。数据显示2007、2010、2012年度我国社会组织的影响力系数均高于感应度系数,这表明我国社会组织受国民经济拉动发展的程度小于其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带动程度。因此,这就决定了我国社会组织宜采取主动的发展战略和模式,而不宜采取被动式的发展战略和模式,即通过主动发展社会组织来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而不是等国民经济发展后再来拉动社会组织的发展。

(二)社会组织对不同产业部门的带动系数

依据投入产出分析理论,社会组织部门对应的完全消耗系数列从需求的角度反映了其对各产业部门的后向拉动能力,完全分配系数行则从供给的角度反映了其对各产业部门的前向推动能力。两者之和反映了社会组织对各产业部门的总带动能力。根据调整后的2007、2010、2012年度中国投入产出表,测算我国社会组织对不同产业部门的带动系数,结果如表4-4所示。

表4-4我国社会组织对不同产业部门的带动系数表

产业部门/带动系数

2007

2010

2012

带动系数

排名

带动系数

排名

带动系数

排名

第一产业

0.060892

4

0.051046

4

0.047006

7

第二产业

0.927633

1

0.715725

1

0.738122

1

交通运输及仓储业

0.073094

3

0.081169

2

0.084806

2

邮政业

0.010036

13

0.011586

12

0.017495

11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0.031974

7

0.025952

7

0.041545

8

批发和零售业

0.037913

6

0.031862

6

0.057738

4

住宿和餐饮业

0.084143

2

0.073359

3

0.050146

6

金融业

0.044528

5

0.040486

5

0.070568

3

房地产业

0.014225

12

0.012895

11

0.024046

10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0.026929

9

0.024580

8

0.051966

5

研究与试验发展业

0.002201

17

0.001905

17

0.002923

18

综合技术服务业

0.006481

14

0.006774

14

0.009656

15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0.003844

16

0.003342

16

0.003496

17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0.028199

8

0.020062

9

0.027541

9

教育

0.025439

10

0.007924

13

0.009949

14

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0.006309

15

0.003842

15

0.004207

16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0.018513

11

0.014552

10

0.014615

12

公共管理

0.001009

18

0.000887

18

0.012122

13

社会组织

0.000029

19

0.000030

19

0.000325

19

合计

1.403393

-

1.127978

-

1.268273

-

由表4-4可知,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的总带动系数2007、2010、2012年度分别为1.4034、1.1280和1.2683。这一数值反映了我国社会组织部门每增加1单位产值对国民经济各产业的总带动数值。所测算年度这一数值均大于1。但2012年度同2007年度相比,我国社会组织单位产业带动效益有所下降,下降量为0.1351个单位。这一结果有可能是2011年度一些损害社会组织形象事件曝光后的滞后反映,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社会认同对我国社会组织健康发展的重要性。

进一步观察表4-4可发现,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带动系数的排名2007年度与2010年度近似相同,2012年度的测算结果则与这两个年度有一定差异,这一现象极有可能与2010年度的投入产出表是在2007年度的基础上修订而来有关,而差异化则体现了我国社会组织对不同产业部门带动能力的变动情况。从带动系数不同年度排名变动来看,2012年度我国社会组织部门对“交通运输及仓储业”、“邮政业”、“批发零售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以及“公共管理”这七个产业部门带动能力有所提升,尤其是“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和“公共管理”这两个产业部门,较之2007年度排名分别前进4个位次和5个位次。2012年度排名下降位次相对较多的产业部门为“第一产业”、“住宿餐饮业”和“教育”,较之2007年度排名,前者下降3个位次,后两者均下降4个位次。这种变化体现了我国社会组织向不同社会主体提供服务能力的变动情况,如“公共管理”部门2012较之2007年度排名位次显著上升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我国社会组织向政府部门提供服务的能力显著提升。排名位次下降并不绝对代表社会组织向特定主体提供服务的能力下降,但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社会组织对这些主体服务能力相对于其他主体没有显著提高。测算年度中,我国社会组织部门对“第二产业”部门的带动能力排名均列首位,对自身发展的带动能力排名均列末位。剩余“研究与实验发展业”等七个产业部门排名位次浮动相对较小,2012年度较之2007年度排名均下降1个位次。若想未来进一步增强我国社会组织部门的产业带动能力,可针对这些排名位次下降的产业部门多加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灰色关联分析中一些与社会组织关联性相对较强的产业部门如“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等,在表4-4中的排名却并未在前,甚至在相对靠后的位置,这一数据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与这些部门在投入产出中间流量表中的数据绝对量相对偏小有关,它们大多属于直接经济贡献相对偏低的行业,其增加值在同年度GDP中的占比相对较小。与此相对,一些直接经济贡献相对较高的产业部门在表4-4中排名在前,如“第二产业”、“交通运输及仓储业”等。但这一结果同时也表明我国社会组织对这些产业部门的带动能力仍需进一步挖掘。

六、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综合评价

从量化测算结果来看,我国社会组织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已发挥了较大作用,其社会经济效益不容忽视。综合表4-1、4-2及4-3,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的贡献总量上从2006年度的534.1878 亿元,上升至2014年度的2933.3051亿元,平均增长速度达到23.73%,直接、间接就业效益也比较显著。事实上,本章的相关核算仅反映了经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所创造的效益,考虑到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相当一部分以草根组织为代表的未进行有效登记的社会组织,由于缺乏相关统计数据资料,无法对这部分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准确测度,但由此也表明我国社会组织的实际社会经济效益应大大高于所测算出的数据。

同时,我们应注意到,未来我国社会组织的发展需要更加主动积极。不论是影响力及感应度系数的测算结果,还是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各个产业部门总带动系数的变动情况,均反映了这一点。尤其是对一些同社会组织内在经济关联性强的产业,相关带动效应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第五章  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提升对策研究

从国际比较的视角来看,现代社会组织体制主要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自由主义,以美国、韩国等为代表,国家与社会平行发展;第二种是法团主义,以德国、英国等为代表,国家与社会协同发展;第三种是管制主义,以日本、新加坡为代表,国家管制社会发展。本部分就三种类型,分别选择美国、德国、日本为案例分析对象,介绍其发展概况,分析其成功经验,为后续提出进一步提升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的社会经济效益具体对策做准备。

一、发达国家社会组织的发展概况

(一)美国社会组织发展概况

美国在殖民地时期就产生了民间结社组织,发展至现在,各类社会组织相当发达,总数已超百万,它们一般以基金会、研究所、商会、学会、教会等形式存在。美国的基金会体系高度发达,数量众多且庞大的各色基金会为美国各方面的发展提供了无以计数的资金,在美国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活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以家族慈善基金会为例,2010 年美国家族慈善基金会的数量约为38671 个,占独立基金会的49%,捐赠总额由2000年的113亿美元上升到206亿美元,在独立基金会中占比由53%持续上升至63%,在美国整个慈善事业中扮演着中流砥柱的角色。许多社会组织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成为政府实施国家和地方治理的重要参与者,联邦和州两级政府将大量公共服务委托给社会组织,社会组织提供的服务中约40%来自政府委托或购买。这些公共服务涉及到卫生保健、社会边缘人群帮助等多方面。

(二)德国社会组织发展概况

德国被称为“结社之邦”,其社会组织人口比为1:75,远高于许多发达国家。堪称是世界上社会组织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德国的社会组织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行业协会以及后来的城市联盟,发展至今,各类社会组织总数约有100多万家,在德国社会经济生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们积极参与和影响公共政策,被认为是现代德国民主制度的五大支柱之一。从20世纪初开始,德国的社会政策就鼓励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提供。根据非营利部门国际比较研究项目的测算,德国社会组织的39%集中在社会服务领域,远远高于西欧平均水平的27%和该项目在全球范围内22各国家测算的平均水平18%。德国政府对国内社会组织的发展大力支持,社会组织提供服务中约有60%以上来自政府委托或购买。

(三)日本社会组织发展概况

在日本,社会组织一般称为非营利组织(NPO),第一批在日本社会内部产生的社会组织是先由上层建立或由上层推动、扶持建立的,这使得日本的社会组织从一开始就与官方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而1998年颁布的《特定非营利活动促进法》(NPO法),经2003、2011年两度修订,更是极大推动了日本社会组织的发展。从活动领域来看,日本一半以上的社会组织从事社会福利领域活动。据NPO官方网站2010年度公布的调查结果,日本特定NPO法人中,从事医疗保健和福利活动的NPO法人数量最多,占57.8%。其次是从事社会教育有关活动的NPO法人,占46.0%。与其他发达国家类似,日本的社会组织已成为社会建设与管理的重要力量。

二、发达国家社会组织的发展共性

(一)政府对社会组织支持与监管双到位

发达国家政府支持社会组织发展的常见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提供财税政策支持,另一种是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例如,美国的联邦税务局负责对社会组织的所得税和财产税减免,地方税务局负责对社会组织的土地税、销售税的减免,资料显示,在美国,慈善和志愿组织收入约有31%来自政府基金或政府合同。在德国,从事非营利活动的公益组织可以享受一系列的税收优惠和税收免除,而不管这些组织的类型和法律地位如何,由于政府在动员资金方面占有特殊优势,各种社会组织财力上都将政府作为主要依靠对象,据有关统计,德国社会组织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政府资助,占其总收入的64%。在日本,各级政府对社会组织有各类直接、间接的财政支持,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都与社会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资料显示,在日本有47个都道县、约43% 的市区町村实施了对社会组织进行减免税的政策。

发达国家政府给与社会组织发展支持的同时,亦通过种种手段实施监管职能,确保其行为规范。如美国有33个州由司法部门负责对社会组织组织的财产进行监督管理,他们拥有仲裁权、处罚权和起诉权,此外,美国政府还委托国家慈善信息局、人类慈善咨询服务组织和宗教财务委员会等机构,制订相应的管理标准,对社会组织的运营情况开展评估,据此进行监督管理,等等。又如德国在社会组织管理方面,赋予联邦内政部、各级政府和地方法院法定的监控和取缔权,社会组织无论是成立或解散、申请项目和经费、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等,都要接受严格的财务和活动审查,财务部门定期对其进行财务检查和登记。再如日本,涉及公益法人、特定非营利法人、社会福利法人等有100多部法律,法制健全且复杂,政府重视对社会组织的监管工作,日本内阁成立了公益认可委员会,各级政府设置相同的委员会,根据社会组织的申报书和现场检查来管理其活动,对社会组织进行监督。

(二)社会组织自身注重内部治理与外部服务能力双强化

发达国家内部能够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较强影响的社会组织几乎都具备一种共性——注重自身内部治理与外部服务能力的双强化。

以美国的家族慈善基金为例,随着时间推移,一些历史悠久的家族慈善基金会内部管理的家族色彩日益淡化,取而代之的是职业化、规范化和制度化。借鉴企业管理的方式,这些基金会组建董事会、聘请专业人才、按需设立部门,在规范自身内部管理的同时,力求提升外部服务能力。借助专业的执行团队和专业化的投资管理手段,基金会的慈善资产得以保值增值,最终能够为相关慈善项目的开展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

在德国,这些社会组织亦是管理运营规范有序。以经费管理为例,项目在内部的申报要经过会员、专业小组、分会、总部、董事会层层把关,经专家评估论证,董事会批准后逐层严格执行,一旦支出超过规定范围,会员有权提出重新调整领导机构。而在外部服务能力提升方面,这些社会组织立足自身宗旨,通过种种方式不懈努力,以德国的环保社会组织为例,它们通过讲座、发放宣传手册等各种方式向民众宣传环保知识、同政府沟通环保发展理念,种种举措使得环保意识越来越深入人心,时至今日,德国各级政府部门已形成一种规矩,凡是对环境可能产生影响的项目的决策过程,必须有民间环保组织参加。

日本的社会组织虽然较之与美国、德国起步较晚,但在日本政府的积极引导下,组织内部的管理制度不断健全,组织外部的服务能力亦不断强化。从日本社会福利组织从业人员培育方面,即可窥豹一斑。日本政府充分认识到人力资源是决定组织发展的关键因素,自上世纪 90 年代起,日本政府扩建众多社会福利专业人才教育机构,包括短期大学和专业学院在内,日本培训社会福利专业人才的学校达到 473 所,且形成全国统一的考核制度,只有通过全国统一的资格考试后,获得从业资格,方可从事福利工作。

(三)社会组织发展外部法律环境与舆论环境双优化

日益优化的法律环境与舆论环境也是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得以良性发展的重要条件。

从法律环境来看,无论是美国还是德国,得益于其社会组织发展的历史相对悠久,与社会组织相关的法律制度规定发展亦相对成熟,而这些社会组织的重要影响又进一步促使国家在立法中越来越多地考虑到其切身利益,由此又促进了有关法律制度的不断健全与完善。如美国国会制定税务改革法案,在基金会理事会的努力下,该法案在国会通过时把基金会的税率由5 %降至 4 %,法案的后续修订中,基金会理事会又说服国会把基金会支出比率降为资产价值的6 %等等,这些事件为美国基金会在随后的飞速发展奠定了基础。而日本与社会组织相关的法律尽管只有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但相关法律对社会组织发展从认可到促进的轨迹十分明显,1998 年日本议会全票通过的《特定非营利活动促进法》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这部专门法明确了非营利组织的设立标准,减少了政府的裁量权,取消了财产限制,简化了审批手续,绕过民法给日本非营利组织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更加宽松、更加积极的环境。

从舆论环境来看,发达国家对于社会组织开展的卫生福利、环境保护等种种公益性活动均不吝给予正面评价,对奉献社会的种种行为予以高度赞扬,对从事这些活动的志愿者们也给予应有的尊重,在这种鼓励性的社会舆论环境下,已经建立的社会组织努力发展壮大,并不断吸引一些有着相同理念和价值观的人加入其中。志愿者队伍的持续发展壮大论证了这一点。如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国家与社区服务组织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美有超过6450万人参加过志愿服务,几乎每4名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人当过志愿者。又如德国在不同领域服务超过14年的志愿者人数达到2300万,而同期德国的总人口数为8230万,这些志愿者广泛分布在生命救援、医疗救助、环境保护等社会多个领域。再如日本总务省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从2010年11月至2011年10月的一年内,日本参与灾害救助的志愿者人数为431.7万人,与2006年相比增长了3.2倍,等等。

三、促进我国社会组织进一步提升社会经济效益的对策

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提升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本质上是要实现我国社会组织的持续健康发展,要想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政府部门、组织自身以及社会整体的共同努力。在实践过程中,应立足本国国情和社会实际,对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进行合理借鉴。结合前文分析结论,本研究提出相关对策建议如下。

(一)政府层面

1.以不断优化法律法规环境为基础

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发展的成功经验有力论证了法治环境的重要性。目前我国虽然已经制定颁布了一系列关于社会组织的法律、法规,但有相当一部分的法律法规是在特定时期产生的,当时我国政府对社会组织发展的态度仍以严控为主,随着我国市场经济和民主程度不断提高,这些法律法规有待进一步修订。又有一部分法规制定略显粗糙,如《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中的“罚则”一章,其规定的法律责任条款过于笼统和宽泛,违法行为堆积交叉,行政处罚的种类多,自由裁量的幅度大,不便操作执行。此外,还存在法律缺失现象,如我国还没有一部完整的慈善立法,《公益事业捐赠法》是规范捐赠行为的法律,但对捐赠人权利缺乏明确规定。因而我国社会组织的持续健康发展亟需不断优化现有的法律法规环境,合理的法律约束与应有的法律保障二者缺一不可。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激发与释放社会组织发展的活力,促使其自律发展的同时提高其服务积极性,最终有效提升其社会经济效益。

2.以合理履行政府监管职能为抓手

政府合理履行监管职能是实现社会组织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抓手,其最终目的不是束缚社会组织的手脚,而是保障社会组织在规范发展的基础之上,积聚社会服务能力。根据前文梳理出的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发展共性,这些国家的政府都积极采用多种方式履行对社会组织的管理责任,如美国借助税法监督、德国财务部门定期检查、日本设置公益认可委员会等,这些举措均推动了其国内社会组织的规范运行。作为惟一具有法律权威、可以强行对社会组织进行监督的组织,我国政府在制定出相关法律法规后,应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考虑到我国现有社会组织在业务功能、大小、资金来源等方面差异化显著,在实际监管过程中,若想有效改变“重审批,轻过程”的管理局面,政府部门应对登记管理机关、业务主管单位和相关职能部门的权责进行进一步细化界定,可学习日本设立一个最高管理决策机构,负责各部门间的沟通协调,通过打造多部门联合执法,达到有效施行社会组织分类管理的目的。

3.以有效落实扶持政策为保障

在我国现阶段的国情下,社会组织的持续健康发展需要政府给予必要的帮助,其发展壮大、创造更多的社会经济效益单凭自主发展不够现实,实现这一目标不仅需要政府制定相关扶持政策,更需要这些政策的有效落实。以政府部门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的政策为例,其有效落实能够帮助社会组织获得自身的发展资金,而资金是支撑社会组织发展运行的重要条件。又如对于社会组织尤其是慈善公益类社会组织而言,财税政策补贴的有效落实不光是解决其资金问题,在更大程度上代表了政府对其从事活动的认可,于社会组织而言,这是激发其工作积极性的重要动力。实践操作环节中,政府部门应针对不同规模、不同领域的社会组织细化扶持政策,在扶持对象的选择方面可学习美国,兼顾组织能力与社会客观需求,构建社会组织竞争机制。在扶持政策的落实方面,应对扶持对象实施跟踪评估,依据客观评估结果决定加大或终止扶持。

(二)社会组织层面

1.以强化建设自身能力为根本

作为弥补“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而存在的社会组织,进一步提升其社会经济效益从根本上依赖于组织自身能力的切实提高。在内部治理能力建设方面,我国社会组织首先应认真做好组织内部制度建设,此方面可积极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如定期对组织资源的使用状况、相关项目的开展情况进行自查,注重对员工职业道德的培育、行为的规范等。通过制定并认真落实规范性的组织章程,包括财务制度、信息披露制度等,不断完善自身的自律机制。在外部服务能力建设方面,我国社会组织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以筹资能力建设为例,我国社会组织可以依赖政府,但不能只会依赖政府,应努力打开“等、靠、要”的被动局面。如可充分利用现代传播技术,通过积极宣传,向公众、机构等表明自身工作的重要性,展示自身已具备的服务能力,努力与官办机构、企业等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多渠道吸引资金。

2.以积极承接政府购买服务为途径

积极承接政府购买服务是我国社会组织进一步扩大其社会经济效益的重要途径。综合灰色关联及投入产出分析的测算结果,与我国社会组织发展内在关联性相对较高,但现阶段受社会组织带动相对较低的产业包括“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等,而根据2015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中的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简称指导性目录),适宜由社会力量承担的服务事项大多都可归属于这些产业所包含的领域,例如指导性目录中的第一项“基本公共服务”中就包括社会救助、养老服务、儿童福利服务、残疾人服务、优抚安置、医疗卫生、环境治理、城市维护等事项。为此,社会组织可在这些领域积极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充分利用好党和政府的重视,在迎合政府需求的同时,获取发展的资源,最终更好地服务于公众及社会。

3.以主动接受第三方评估为驱动

近年来连续爆发的一系列公众事件诸如“郭美美炫富”等,使社会整体对社会组织的公益性产生了质疑,削弱了社会组织的文化认同基础,给社会组织的发展带来了一定阻碍。投入产出产业带动分析中的数据变动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一点。改善这一局面,更好获取社会认同对于社会组织进一步提升其社会经济效益至关重要。借助当前第三方评估加快发展的势头,我国社会组织可以结合自身类别选择对口领域内信誉度高、公众认可度高的第三方机构,主动接受第三方评估并向组织发展关联主体展示评估结果。这一举措有助于社会组织更好地向公众、政府、社会表达自己、证明自己。而通过第三方的客观评价,社会组织亦能在较大程度上降低“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后果,对于夯实社会信任基础意义重大。总之,主动接受第三方评估,可以驱动社会组织更准确地找出自身存在的不足,进一步明确组织发展目标,积极实现可持续发展,更好地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三)社会层面

1.以依法有序开展社会监督为推手

社会层面通过依法有序开展社会监督,能够推动社会组织持续健康发展,辅助其更好地发挥服务功能。虽然社会组织不以营利为目的,组织行为亦具有公益性,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组织成员都具有很好的职业操守,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社会组织发展相对较好的发达国家,均发生过社会组织成员置社会利益、公共利益于不顾的现象,这也表明若想更好地规范社会组织的发展,就必须建立全方位的监督体系,除社会组织自身形成自律机制、政府履行监管职能外,社会层面依法有序开展社会监督也必不可少。一些发达国家成立第三方独立机构,对社会组织的日常活动进行全过程监督的做法值得我国仿效。社会组织服务的对象涉及广大群众,基于这一点,可在搭建监督反馈平台的基础上,有序发动广大群众共同参与对社会组织的社会监督,群众对社会组织活动的成效感受相对直接,这就意味着其监督视角将相对细致。再则,舆论的导向直接关系着社会组织能否得到社会认同,因而舆论监督亦可作为实施社会监督的重要手段,等等。

2.以踊跃投身志愿体系建设为后盾

社会组织不同于一般的生产部门,也不同于常规的诸如住宿餐饮、旅游等服务部门,其组织活动的顺利开展仰仗于社会各界奉献、友爱、利他、互助的志愿精神。当前我国志愿活动的发展已取得一定成效,正如前文中所提,我国常年开展活动的志愿者已超过5000万人,但我国志愿者的比重远低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志愿者整体的专业性水平偏低等又表明我国的志愿体系的建设仍处于起步阶段,对此,我们应以更高的积极性投身到志愿体系建设中来,进一步动员社会力量,力求志愿者数量和质量齐头并进。从社会层面来看,可考虑在学校的教育环节中开设与志愿活动相关的理论和实践课程。发动新闻媒体将与志愿活动有关的内容保持较高的曝光率,有意识地去捕捉正面典型,采用公益广告、演出等多种方式加大对正面事件宣传力度,唤起人们对志愿工作的兴趣。通过各种社会力量的共同努力,不断拓宽公众对志愿活动的认识面,帮助其打破将志愿工作视为 “好人好事” 的认知局限,引导其真正认识到“社会是自己的社会”,促动其对社会和谐发展形成责任意识,从深层次发掘、扩充志愿者来源,为社会组织实现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后盾

结束语

近年来,我国社会组织发展迅速,对其社会经济效益展开综合评价研究,有助于更清晰地认识其发展已取得的成就、尚存在的不足,从而为其进一步健康发展提供方向。

本研究分析了我国社会组织在经济与社会发展过程中承担的主要功能、发挥贡献的主要模式。在剖析其同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发展内在联系的基础上,调整投入产出表,并运用投入产出分析技术对其社会经济效益进行量化测度。继而结合国外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发展经验,就进一步提升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提出对策建议。

经研究得出的主要结论如下:

(1)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发展承担主要功能为公众与政府之间的沟通桥梁、企业与行业之间的联系纽带、政府职能转移的重要承接主体以及推进政府民主治理的社会力量。

(2)我国社会组织发挥贡献的主要模式为四种:一是提供社会服务,满足多元化的社会需求;二是动员社会资源,增强公民的社会责任感;三是搭建交流平台,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四是开展社会监督,推进政府民主决策。

(3)当前我国社会组织对经济与社会的发展已发挥了较大作用,其社会经济效益不容忽视。根据现有统计数据,2006至2014年度,我国社会组织为国民经济发展累计直接贡献总额为4211.8亿元,累计间接贡献总额达到14699.3110亿元。累计新增直接就业机会257.1万个,累计新增间接就业机会472.61万个。依据投入产出表测算出的我国社会组织对国民经济各产业部门的总带动系数2007、2010、2012年度分别为1.4034、1.1280和1.2683,社会组织单位产业带动效益均大于1。但对“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等关联性相对较高产业的带动力却相对偏低等均表明未来我国社会组织的发展需要更加主动积极。

(4)以美国、德国、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社会组织发展成功的共性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政府对社会组织支持与监管双到位;二是社会组织自身注重内部治理与外部服务能力双强化;三是社会组织发展外部法律环境与舆论环境双优化。

在对发达国家社会组织的成功发展经验总结的基础上,结合相关量化测算结果,围绕进一步提高我国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这一目标,课题组从政府、社会组织、社会这三个层面提出对策建议如下:

(1)从政府层面来看,应以不断优化法律法规环境为基础、以合理履行政府监管职能为抓手、以有效落实扶持政策为保障。

(2)从社会组织自身层面来看,应以强化建设自身能力为根本、以积极承接政府购买服务为途径、以主动接受第三方评估为驱动。

(3)从社会层面来看,应以依法有序开展社会监督为推手、以踊跃投身志愿体系建设为后盾。

课题组对我国社会组织的社会经济效益进行量化测度与评价,取得了一些结论,但仍存在一些不足需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如在社会组织社会经济效益评价技术方面,由于我国的投入产出表并非每年编制,即使调研获取的最新投入产出表亦为2012年度的数据,由于数据的滞后性,所得结论与现实难免存在偏差;在投入产出表的修订方面,一些指标本身就是近似值,再经过处理可能会加大结果的误差等,今后的研究中,可考虑对此做进一步改进和完善,尽可能降低结果的误差,使所得结论更具有实际意义。

(课题组成员简介:王玲玲,江苏大学副教授;李芳林,江苏大学副教授、系主任;周爱春,江苏大学副教授;崔玮,江苏大学讲师;左秀霞,江苏大学讲师;沙颖萍,江苏大学讲师 )

参考文献

[1]王培智:《现阶段社会组织功能探析》,《唯实》2011年第12期。

[2]姚宜:《社会组织的公共服务功能浅析》,《陕西行政学院学报》2008 年第4期。

[3]卫欢:《中国公民社会组织的政治功能》,《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4期。

[4]周学锋等:《社会组织促进就业的功能与制度路径》,《中国行政管理》2012年第11期。

[5]施庆:《城市社区社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的功能研究——以南通市崇川区为例》,硕士学位论文,华东理工大学公共管理系,2014年。

[6]陈宇等:《枢纽型社会组织功能的再思考——基于社会资本理论的视角》,《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1期。

[7]王名:《社会组织论纲》,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

[8]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简介》,2015928日,http://www.cydf.org.cn/Abouts/

[9]中国消费者协会:201522日,《二〇一四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http://www.cca.org.cn/zxsd/detail/24840.html

[10]顾朝曦:《发挥行业协会商会服务经济发展的功能作用》,《光明日报》2014530日,第11版。

[11]人民网:《中国志愿者超过5000万人 已建43万个志愿者组织》,2013126日,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3/1206/c70731-23767290.html

[12]李永杰:《现代社会组织与社会和谐发展》,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13]温艳萍:《民间非营利性组织的社会与经济效应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

[14]中国新闻网:《中国环保NGO组织开通环境污染投诉网》,2015327日,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3-27/7165135.shtml

[15]刘思峰等:《灰色系统理论及其应用(第五版)》,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年。

[16]民政部:2015610日,《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 http://www.mca.gov.cn/article/zwgk/mzyw/201506/20150600832371.shtml

[17]陈锡康等编著:《投入产出技术》,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年。

[18]孙淑芬:《民航运输机场社会经济效益评价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天津大学技术经济及管理系,2011年。

[19]王国军等:《房地产业对相关产业的带动效应研究》,《经济研究》2004年第8期。

[20]王名:《现代社会组织体制的国际比较及中国的战略》,《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 2015年第4期。

[21]陈斌等:《美国家族慈善基金会:嬗变、条件与启示》,《探索》2015年第3期。

[22]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课题组:《外国非政府组织概况》,北京:时事出版社,2010年。

[23]王名等编著:《德国非营利组织》,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

[24]周强:《日本非营利组织发展简史》,《学会》2007年第3期。

[25]田香兰:《日本民间非营利组织的发展现状、法律环境及社会贡献》,《日本问题研究》2013年第2期。

[26]孟伟:《美国 NGO组织发展的经验与借鉴》,《特区实践与理论》2009年第3期。

[27]冯俏彬:《促进社会组织发展的国际经验及启示》,《中国财政》2014年第12期。

[28]周丹丹等:《日本非营利组织参与社区居家养老对我国的启示》,《管理观察》201317期。

[29]禹旭才等:《美国非政府组织产生社会影响的保障机制及其启示——以非营利教育组织为例》,《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9年第4期。

[30]王光荣:《日本非营利组织管理制度改革及其启示》,《东北亚学刊》2014年第2期。

[31]人民网:《全球志愿者数量已达到5亿 成永不褪色的全球时尚》,2014331日,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4/0331/c87423-24777400.html

[32]敖带芽:《德国志愿体系对我国发展志愿组织的借鉴与思考》,《探求》2014年第2期。

[33]新华网:《调查显示日本灾害救助志愿者人数增长超3倍》,2013115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1/15/c_124234933.htm

[34]廖涟一:《对完善当前社会组织法律法规体系的几点思考》,《中国社会组织》2014年第16期。

[35]黄晓勇主编:《民间组织蓝皮书——中国民间组织报告(2014)》,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36]周俊:《社会组织管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

[37]冯利等:《中国草根组织的功能与价值——以草根组织促发展》,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

[38]张勤:《中国公民社会组织发展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

[39]曾维和:《当代西方国家公共服务组织结构变革》,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40]王浦劬等:《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研究——中国与全球经验分析》,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41]莱斯特·M·萨拉蒙:《全球公民社会——非营利部门视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贾西津等译。

[42]彼得·德鲁克:《非营利组织的管理》,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07年,吴振阳

 

 

 

 

 

附录2 原始数据及主要计算结果

附表2-1 20062014年度分行业增加值表单位:亿元

行业/年份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第一产业

24040.0

28627.0

33702.0

35226.0

40533.6

47486.2

52373.6

56957.0

58332

第二产业

103719.5

125831.4

149003.4

157638.8

187383.2

220412.8

235162.0

249684.4

271392.0

第三产业

88554.9

111351.9

131340.0

148038.0

173596.0

205205.0

231934.5

262203.8

306739.0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

12182.98

14601.04

16362.5

16727.11

19132.19

22432.84

24660

-

-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5683.452

6705.581

7859.673

8163.786

8881.947

9780.263

10974.12

-

-

批发和零售业

16530.72

20937.84

26182.34

28984.47

35746.08

43445.2

49394.4

-

-

住宿和餐饮业

4792.586

5548.114

6616.071

7118.167

8068.471

9172.85

10464.21

-

-

金融业

8099.082

12337.55

14863.25

17767.53

20980.63

24958.29

28722.68

-

-

房地产业

10370.46

13809.75

14738.7

18654.88

22782.01

26783.87

29359.73

-

-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3790.769

4694.854

5608.218

6191.36

7785.023

9407.125

10837.72

-

-

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

2684.786

3441.34

3993.351

4721.731

5636.854

6965.787

8241.143

-

-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945.8001

1110.708

1265.501

1480.442

1752.094

2039.535

2405.32

-

-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3541.7

3996.483

4628.049

5271.483

6101.656

7280.544

8039.586

-

-

教育

6406.979

7693.213

8887.468

10481.79

12042.11

14429.39

16282.71

-

-

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3326.243

4013.767

4628.748

5082.556

5980.773

7495.902

8989.732

-

-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1362.675

1631.286

1922.398

2231.007

2495.836

3007.053

3446.566

-

-

公共管理

8724.449

10522.83

13411.32

14668.64

15679.11

17346.37

19590.94

-

-

社会组织

112.2

307.6

372.4

493.1

531.2

660

525.6

571.1

638.6

数据来源:根据2006-2014年度《中国统计年鉴》、《中国民政统计年鉴》、国家统计局《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及民政部《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整理而来

                          附表2-2我国社会组织对不同产业部门分年度完全消耗系数及完全分配系数表

产业部门/年份

2007

2010

2012

 

 

 

第一产业

0.059281

0.001611

0.049568

0.001477

0.044672

0.002334

第二产业

0.909326

0.018307

0.696116

0.019609

0.683079

0.055042

交通运输及仓储业

0.072062

0.001031

0.079948

0.001221

0.082089

0.002717

邮政业

0.010012

0.000024

0.011551

0.000035

0.017333

0.000162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0.031644

0.000330

0.025510

0.000443

0.039232

0.002313

批发和零售业

0.036963

0.000950

0.031152

0.000710

0.05449

0.003249

住宿和餐饮业

0.083660

0.000483

0.072923

0.000437

0.049351

0.000795

金融业

0.043885

0.000643

0.039464

0.001022

0.066425

0.004143

房地产业

0.013735

0.000490

0.011918

0.000978

0.021554

0.002493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0.026547

0.000382

0.024093

0.000487

0.042732

0.009234

研究与试验发展业

0.002157

0.000044

0.001828

0.000077

0.002667

0.000256

综合技术服务业

0.006337

0.000144

0.006555

0.000218

0.008407

0.00125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0.003773

0.000071

0.003212

0.000130

0.00304

0.000456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0.027914

0.000286

0.019819

0.000243

0.02647

0.001071

教育

0.025009

0.000429

0.007716

0.000208

0.008863

0.001087

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0.005949

0.000360

0.003512

0.000330

0.003247

0.00096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0.018398

0.000116

0.014457

0.000095

0.014214

0.000401

公共管理

0.000505

0.000505

0.000443

0.000443

0.006061

0.006061

社会组织

0.000015

0.000015

0.000015

0.000015

0.000163

0.000163

数据来源:依据调整后的投入产出表计算得出,为完全消耗系数,为完全分配系数
附表2-3不同产业部门分年度影响力系数与感应度系数表

产业部门/年份

2007

2010

2012

影响力

感应度

影响力

感应度

影响力

感应度

第一产业

0.7870

1.5013

0.8051

1.6797

0.8147

1.5982

第二产业

1.6729

1.5510

1.7064

1.5301

1.6918

1.5486

交通运输及仓储业

1.0982

1.5885

1.2374

1.8720

1.2739

1.6756

邮政业

0.9882

1.4636

1.1878

1.5877

1.0562

1.5207

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0.7910

1.0518

0.9263

0.9453

1.0279

0.7862

批发和零售业

0.7354

1.0508

0.5356

1.1236

0.5415

1.2335

住宿和餐饮业

1.2457

1.0161

1.2874

1.1766

1.1775

1.0325

金融业

0.5304

1.4931

0.6012

1.5763

0.6985

1.6808

房地产业

0.3194

0.4594

0.4634

0.3817

0.4231

0.5295

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1.4002

1.4746

1.3157

1.4554

1.3712

1.8436

研究与试验发展业

1.1854

2.0544

1.3404

1.5182

1.2665

1.4981

综合技术服务业

0.9211

1.5620

0.9860

1.5636

1.3088

1.4706

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

0.9703

0.5968

1.2382

0.5364

1.1349

0.5223

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

1.1076

0.8948

0.9965

0.8909

0.9614

0.9608

教育

0.8718

0.1349

0.5104

0.0574

0.4983

0.0973

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

1.4348

0.1860

1.4342

0.1381

1.2211

0.0471

文化、体育和娱乐业

1.1603

0.8877

1.0236

0.9320

0.9793

0.8299

公共管理

0.8901

0.0166

0.7022

0.0175

0.7767

0.0624

社会组织

0.8901

0.0166

0.7022

0.0175

0.7767

0.0624

数据来源:依据调整后的投入产出表计算得出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