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简介:
     截至2014年底,我国行业协会商会数量达到近7万个,每年以10%到15%的速度增长,在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深入,我国出现了一批独立自主、能力突出、公信力高、示范作用强的行业协会商会,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在积极反映会员诉求、参与相关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加强行业自律、完善行业管理、协调国际贸易纠纷、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方案提出,积极稳妥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加强综合监管和党建工作,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
    方案还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工作由民政部牵头负责,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当前位置: >> 政策解读

  发布时间:2015-11-26

 

检察日报:行业协会“去行政化” 法律保障不可或缺

 

         “去行政化”之所以步履维艰,原因之一是没有一部专门规范民间组织的法律,而主要依据行政法规

         民政部新近发布的《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任职管理办法》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负责人不设行政级别,不得由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离退休手续的公务员兼任。查阅中国行业协会商会官网发现,“三百六十行,行行有协会”,仅官网公布的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就有106个,多数行业协会商会都有现任或退休领导“挂名”任职(1124日中新网)

         其实,今年7月,中办国办就印发了《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并着手开始第一批试点工作。这次再发文强调行业协会与行政脱钩,说明了行业协会“去行政化”已成为市场体制深化改革的重要一环,标志着新一轮政府职能转变迈出可喜的步伐。行业协会改革若能实现“去行政化”的历史性蜕变,是政府职能转变的进步之举。

         多年来,行业协会被公众诟病已久,“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坐行业的轿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的调侃已成为真实写照。去年,审计署公布的报告中,多个行业协会和社会组织因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原因被“点名”,一些中央部门主管的社会组织和所属单位依托行政资源不当牟利,13个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违规收入近30亿元。由此而见,行业协会近乎“敛财机器”,已经沦为滋生腐败的温床,严重影响到政府的公信力和形象,为此作出“去行政化”整顿,也是在预料之中。

         行业协会“去行政化”之所以步履维艰,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一是“去行政化”改革缺乏法律保障。目前,我国没有一部专门规范民间组织的法律,政府对行业协会的监督管理,主要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等行政法规。二是政府职能转变相对滞后。一些本该交由民间组织承担的职能,政府部门却抓住不放。三是行业协会主动依附性强。为打破资源瓶颈,一些行业协会不得不自愿接受行政干预,主动挂靠在有关政府部门之下,以争取更多的体制内资源。

         如何下好行业协会“去行政化”这盘棋,这无疑是一道善治考题。李克强总理指出,政府职能转变要重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既要放开也要管住管好,防止出现管理上的真空。在简政放权的时代背景下,加速推进行业协会“去行政化”改革,可谓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那么,该拿什么样的“药方”去进行改革呢?

首先是按照“去行政化”改革的要求,改造规范一批试点协会组织,使之去除行政化色彩。特别是对那些“官办”色彩浓厚、服务意识差又拒不改革的行业协会,应及时撤销。其次是要按照“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的政府职能定位,将那些政府不该管、管不好、管不了的事交给行业协会办理,还权于社会。再者,要引导和规范行业协会的经营活动,对其经营方式、经营规模、经营领域等作出明确规定,避免经营活动成为利益输送工具,避免以行业协会之名,行营利之实。(黄春景)

 

来源:检察日报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