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简介:
     截至2014年底,我国行业协会商会数量达到近7万个,每年以10%到15%的速度增长,在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深入,我国出现了一批独立自主、能力突出、公信力高、示范作用强的行业协会商会,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在积极反映会员诉求、参与相关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加强行业自律、完善行业管理、协调国际贸易纠纷、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方案提出,积极稳妥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加强综合监管和党建工作,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
    方案还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工作由民政部牵头负责,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当前位置: >> 政策解读

  发布时间:2015-10-28

 

行业协会商会脱钩后如何自我发展

  

本报记者 赵晓明

  “取消行政机关(包括下属单位)与行业协会商会的主办、主管、联系和挂靠关系”“依法保障行业协会商会独立平等法人地位”……根据中办、国办印发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我国近7 万个行业协会几年内必须与行政机关彻底脱钩。现如今,100 个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试点工作正在有序进展中。脱钩摘帽去行政化之后,行业协会商会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又将如何找到自己的发展之路?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脱钩后部分行业协会商会面临挑战

  从20 世纪80 年代不足1000个发展到2014 年底的将近7万个,行业协会商会以每年10% 15% 的速度迅速增长。然而,部分行业协会商会借助行政力量摊派会费、乱评比、乱表彰等行为也为公众诟病。去行政化后,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将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李健认为,一些行业协会商会脱钩后,可能暂时面临一些风险。脱钩后,行业协会商会内部的治理结构往往发生变化。例如,原来,很多行业协会商会的领导由退休后的官员担任,现在谁来担任领导是一个问题。福建的企业在北京建立商会,各种各样的企业都有,跨行业、跨领域是常事,怎么选会长、秘书长? 实际上,旧有的规则取消后,新的规则还没有建立,这需要一定的过渡期。

  “一些大型的行业协会商会暂时问题不大,但一些小型的、由企业自发组织起来的商会则受到较大威胁。”李健告诉记者,在经济欣欣向荣的时候,这些企业自然乐于抱团发展,落实工作经费也比较痛快。但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部分企业自身发展都成问题,交会费、落实工作经费等的时候自然由痛快转变为痛苦。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NGO 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认为,在此次改革中,对于行业协会商会而言,最大的挑战是组织本身的目标有无变化。“如果找不到行业协会商会自身该干什么、能做什么,也找不到自身发展的目标,更不能适应市场的需求,必然面临严峻的挑战。”贾西津告诉记者。

  脱钩之后“扶上马再送一程”

  此次脱钩方案明确机构、职能、资产财务、人员管理、党建外事等五个方面都要脱钩。考虑到行业协会商会的生存,提出完善支持政策,完善政府购买服务机制等。

  李健认为,政府在与行业协会商会脱钩后,并不是完全不管,而是通过购买服务等方式“扶上马再送一程”。同时,引入绩效评价机制,加强对行业协会商会的监管;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把最有活力的行业协会商会留下来。

  “支持行业协会商会发展,阻碍之一是部分行业协会千篇一律的傻瓜式章程,没有自己的核心内容,也没有自己的职能定位。”李健说。

  “行业协会商会就像一个水池,要想有好的发展,要把好进水口和出水口。”贾西津打比方说,作为入水口“注水龙头”的政府既要简政放权,给行业协会商会发展的空间,又要为其赋能,提供一定的支持。脱钩方案明确提出落实税收优惠政策、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完善创新机制等实实在在的支持政策。

  深圳大学社会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副主任、社会管理创新研究所执行主任罗文恩认为,去行政化改革仅仅是手段,最终目标是培养一批具备行业影响力、品牌公信力、专业服务能力及国际化视野的行业与产业助推器。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政府部门一方面需要通过职能转移与购买公共服务,以及在场地、人才、奖励基金和行业发展等多方面出台优惠政策来扶持与鼓励行业协会做强做大;另一方面,需要制定细致、操作性强的监管与惩罚措施来确保行业协会的规范化运作。

  找准行业协会商会的价值

  “行业协会商会最大的价值依旧是服务会员,提供产品。”长江学者、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郁建兴如是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脱钩改革使行业协会商会去除行政色彩,将服务重心从政府转向企业、行业和市场。

  浙江省温州市民政局民登中心主任蔡建旺对温州本地的行业协会商会有着深入的了解。在蔡建旺看来,行业协会商会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是会员的娘家,是沟通企业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做好服务是行业协会商会的宗旨,也是行业协会商会工作的出发点和归宿点。

  “一般企业中所遇到的问题,企业大多能自己协调解决,但有些行业的共性问题,需要商会出面协调解决。”蔡建旺举例说,温州五金商会通过维权活动,制止行业内的互相压价和模仿等无序竞争行为;建立会员企业交流的平台,大家一起组团参加各种展览会,寻找商机;举办各种企业营销、员工管理、行业标准等的培训,解决了企业培训人员不足、组织难等问题。这些举措在客观上加强了行业自律,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贾西津认为,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要放在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下进行,只要政府和行业协会商会凝聚改革共识,脱钩工作自然会迈步前进。脱钩后行业协会商会强自身,建平台,求发展,将服务重心转向企业、行业和市场,建立与市场机制相适应的结构,经历大浪淘沙后终将走出自己的发展道路。

 

来源: 中国社会报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