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简介:
     截至2014年底,我国行业协会商会数量达到近7万个,每年以10%到15%的速度增长,在各类社会团体中数量最多、增速最快。随着市场经济不断深入,我国出现了一批独立自主、能力突出、公信力高、示范作用强的行业协会商会,这些行业协会商会在积极反映会员诉求、参与相关产业政策研究制定、加强行业自律、完善行业管理、协调国际贸易纠纷、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5年7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方案提出,积极稳妥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加强综合监管和党建工作,促进行业协会商会成为依法设立、自主办会、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的社会组织。
    方案还提出,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试点工作由民政部牵头负责,2015年下半年开始第一批试点,2016年总结经验、扩大试点,2017年在更大范围试点,通过试点完善相应的体制机制后全面推开。

 
当前位置: >> 脱钩动态

  发布时间:2017-10-18

 

广西桂林启动第二批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

 

  近日,桂林市公布了第二批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名单,此次共有55个协会启动了脱钩试点,同时县区内的一些行业协会商会也同步启动了脱钩。

  早在20157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针对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商会启动了第一批脱钩试点。至今年,行业协会商会脱钩范围进一步加大,桂林市于今年初启动了这项工作。

  长期以来,很多行业协会有着挂靠行政机关主管的特殊身份,其官办的特点,在这些行业协会的管理上发挥了不少作用。此次“脱钩”,具体涉及哪些方面?离开“官办”的这些行业协会,在今后又将转换怎样的角色?

  去行政化的大变革

  “其实行业协会与行政机构脱钩,主要就是为了响应国家去行政化的要求。”桂林市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联合工作组、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科科长宁辉说。

  究竟脱钩涉及到哪些行业协会?去年7月,桂林市印发的《桂林市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中,对这项政策进行了清晰的阐述。

  《方案》指出,脱钩的主体是各级行政机关与其主办、主管、联系、挂靠的行业协会商会,会员主体为从事相同性质经济活动的单位、同业人员,或同地域经济组织;名称以“行业协会”、“协会”、“促进会”等字样为后缀;在民政部门登记为社会团体法人的行业协会商会纳入脱钩范围。

  “实际上,这些行业协会都是涉及到国民经济的相关组织,去行政化也是为了促进政府职能转变,实现行业协会商会规范发展。”宁辉指出。

  进行脱钩的行业协会,与原来的主管部门之间,从机构、职能、资产财务、人员管理及党建、外事等方面,实现全面的分离。

  据了解,桂林市于今年1月启动了第一批脱钩试点,涉及10个行业协会已经初步完成脱钩,而第二批试点行业协会有55个,市县的行业协会商会同步启动了脱钩工作。根据初步计算,桂林市内涉及脱钩的行业协会商会数量大概在100个。

  促进协会加快调整

  此次试点的力度之大,不难看出政府贯彻脱钩的决心。那么,是什么促使了行业协会与主管部门的“分离”?

  据了解,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行业协会与主管单位管办一体、职责不清的问题正在逐渐暴露出来。

  在记者采访中,部分行业协会与行业内企业的关系确实已比较疏离,“最近几年,也就是偶尔在主管部门的组织下,对行业内企业组织一些聚会和培训,活动比较少。”桂林市进出口企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脱钩后的方向还不甚清楚。”

  房地产中介服务行业协会工作人员也表示,此前行业协会虽然出台了相关自律公约,不过更多的还是在主管部门进行例行检查时予以配合。

  此外,部分行业协会借助行政下发的相关权利进行收费、行政资源摊派的现象,也让行业协会在国民经济中所应起的作用,受到不少非议。

  “此前,借助行政职能对行业管理力度比较大,而且也能较为及时地接收上级要求。脱钩后,对于协会今后如何管理行业确实会比较担心,也带来一些不便。”市房地产中介服务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刘瑛说,“不过这也被视为行业调整自身管理的一次革新机会,在今后的自律公约以及规范操作上,脱钩势必会倒逼行业自身管理更见规范和细致。”

  政府购买服务推向市场

  去行政化、取消财政直接拨款,行业协会在脱下“红顶中介”的帽子后,所面对的将是完全市场化的结构调整,而与之带来的市场红利也是可期的。

  “过去一些行政部门会下发部分行政职能给行业协会,相互间也有项目的牵扯,导致行业协会在行业内立足不够权威。”桂林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会长秦新民说,2018年起将取消市级行业协会商会的财政直接拨款,大部分的主管部门都将2017年设定为拨款的最后一年。

  此外,从财政部文件分析中,下一步,中央财政经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支持行业协会商会的发展。这实际在未来,给了行业协会发展的崭新动力。

  “协会从2008年成立以来,已有独立场地和工作人员,在以往也会协助主管部门对行业进行统计和检测。”刘瑛说,“脱钩后,除了完善相关行业自律标准外,今后政府部门涉及到的行业统计和信息监管方面,协会可能会提供有偿的服务。”

  市场化的运行还意味着更多的经费来源。“未来光是从行业提供服务上,居家老人、关怀陪护等社会需求会比较旺盛,这里面就可以通过政府购买取得经费。”秦新民表示,“此外,市场化的运作,协会也能通过开展不同的活动来招商等。”

  “从政策设计层面看,就要厘清行政机关与行业协会商会的职能边界,让协会更好地对接市场、真正强大。”宁辉表示。

  监管需同步到位

  少了行政的便利,是否意味着行政部门也会丧失行业协会的监管力?实际上,行政部门仍将行使一定的监管、指导作用。

  “脱钩并不意味着脱管,而是让行政部门今后能实施真正的监管。”宁辉表示。

  根据《方案》的配套政策,除了落实政府购买等价格政策外,综合监管体制也将完善起来。除了民政部门依照相关登记管理法规,加强登记审查、监督管理外,财政、税务、价格等部门也将依法行使自己的权利。此外,信用体系和信息公开制度的建设也被提上议程,并接受社会监督。

  “在实施脱钩中,职能不请、业务开展不正常、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行业协会依法予以注销,并且对现有的行业协会进行诚信、认知度的评估考量。”宁辉说,“此外,在引导、组织和帮扶这块,也会加大工作力度。行业协会的孵化基地也将成立,针对发展前期缺乏基金开展工作的行业协会,开展帮扶工作。”

  不过,部分业内人士对某些行业协会能否实现脱钩有疑问。《方案》中,也表示个别承担特殊职能的市级行业协会商会,经批准将另行制定改革办法。

“目前,行业协会商会领域还没有独立的法律法规,针对脱钩很多细则还需进一步完善,要真正让协会商会发挥市场主体作用,还需要更多的顶层设计。”宁辉说。

 

来源:桂林晚报

主办方: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6
技术支持: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